当前位置:男人之家>娱乐八卦 >   正文

“法国特朗普”崛起,或成马克龙劲敌

导读:“泽穆尔的崛起扰乱了法国政坛。”《纽约时报》10月12日的报道如此评价被称为“法国特朗普”的泽穆尔。现年63岁的泽穆尔是一名记者兼作家,可能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法国总统

“泽穆尔的崛起扰乱了法国政坛。”《纽约时报》10月12日的报道如此评价被称为“法国特朗普”的泽穆尔。

现年63岁的泽穆尔是一名记者兼作家,可能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法国总统选举。他善于利用媒体宣传,高调宣扬其主张。

法国2022年总统选举将于明年4月举行。《纽约时报》报道称,几周前,外界认为现任总统马克龙与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将角逐总统之位。

然而,泽穆尔在上周的民调中投票率超越勒庞,仅次于马克龙排名第二,或成为法国总统第二轮投票中的劲敌。专家分析认为,由于近年来民调经常失准,如果泽穆尔参选,还得看2022年大选真正投票时候的结果。

依托记者身份,“法国特朗普”崛起

活跃在法国各大媒体的泽穆尔,曾多次因发表种族主义等极端言论而被定罪——早在2011年,泽穆尔就因在电视上说“大多数做非法买卖的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被判煽动仇恨罪成立;2016年,泽穆尔因为在电视节目中发表反穆言论被罚3000欧元;今年9月,他又因将未成年移民称作“小偷”“杀人犯”而被传唤……

但这些没有妨碍泽穆尔民调走高。据法国媒体The Local报道,哈里斯互动(Harris Interactive)10月6日的民调显示,泽穆尔以17%的支持率排名第二,紧随马克龙的24%,超越勒庞的15%。这意味着,如果泽穆尔决定参选法国总统,他有可能与马克龙一起进入第二轮投票。

“法国特朗普”崛起,或成马克龙劲敌

法国2022总统大选,泽穆尔或与马克龙对决。图/The Local报道截图

对于此次民调结果,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研究员彭姝祎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民调经常失准,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像泽穆尔这样的人,有点走特朗普的路子,走民粹主义路线,通过极端言论来煽动人心,迎合部分选民不信任现有政党制度和政治精英、想要新面孔的诉求,而后由选民来推动其支持率上升。

即使面对官方限制,泽穆尔也没有就此放弃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发表自己的主张。

一开始,他利用记者身份之便,变相合理化自己的政客角色。他在法国右翼媒体CNews主持“面对新闻”栏目,与马克龙等多位参与其中的政府官员辩论,使其政客的形象日益盖过了记者的工作。

直到9月初,法国电子传媒管理机构法国高等视听委员会才将泽穆尔视为政客,在2022年法国大选的背景下,为避免对其他候选人造成不公,要求CNews限制其出镜时间,CNews电视台决定取消他在该电视台的每日固定专栏节目。

9月24日泽穆尔又与“不屈的法兰西”党领导人梅朗雄在BFMTV频道进行公开辩论,吸引近400万观众收看。到9月底,他的作品《法国尚未说出最后的话》还在法国各地类似的竞选活动中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世界报》将泽穆尔的职业生涯与特朗普类比,并引用《特朗普与媒体》作者皮查德(Alexis Pichard)的观点:“在参选美国总统之前,特朗普在2011年至2015年间每周都会在福克斯新闻中出现。两人策略相似,即由观众推动其支持率不断上升。”

泽穆尔料将分裂右翼,扰乱法国政坛

法国总统选举每五年举行一次,由选民直接选出。法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加布里埃尔·阿塔尔当地时间7月13日宣布,法国总统选举将于2022年4月10日举行第一轮投票,4月24日举行第二轮投票。

The Local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法国总统大选实行多数两轮投票制,第一轮投票中排名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投票,这使得2022年大选仍然高度不可预测。

“法国特朗普”崛起,或成马克龙劲敌

资料图:法国总统马克龙。图/IC photo

彭姝祎表示,自上次总统大选之后,法国政治形势继续分化演变。目前,法国左右翼传统政党还未确定最终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和勒庞则有较大的可能参选。泽穆尔可能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鉴于泽穆尔不断上升的人气,勒庞甚至提出让他代表极右政党参选,如果这样,选情则将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具体情况仍有待观察。

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为实现上台执政的目的,不断做出“去极端化”的努力,这使她失去了部分极右翼选民的支持,给了泽穆尔可乘之机。

“泽穆尔在移民等问题上的极右言论主张是勒庞的一贯主张,只是勒庞后来有所收敛,于是泽穆尔乘虚而入。尽管目前看来他能言善辩,为吸引选民造势,但真正到大选与马克龙等老牌政客就治国经验等在电视上展开辩论时,选民就能看清楚泽穆尔到底能否胜任总统一职。”此外,泽穆尔的走红也进一步反映了法国民众对传统政党甚至整个代议制民主的不信任。

不过,英国《经济学人》报道指出,泽穆尔可能从法国右翼那里抢走勒庞的一些选票,而且可能威胁到勒庞在第二轮的投票,甚至可能分散极右翼选票和削弱右翼,为马克龙竞选总统提供助力。

《经济学人》认为,“泽穆尔民调超越勒庞是一回事,赢得总统选举是另一回事,距离明年大选还有6个月左右的时间,泽穆尔看起来将扰乱法国政治,并分裂法国右翼”。

标签:法国大选
精彩内容
  • 爸爸快点啊我到了春光乍泄沈熏媛全文免费阅读
    爸爸快点啊我到了春光乍泄沈熏媛全文免费阅读
    2021-10-14
    还有,麻烦你把舞台给撤掉,我提前谢你全家……林茜从衣柜里拿出来了一件大的白色衬衫。知道啦!又不是不回来了!真的是搞得和生离死别一样。定相将、来朝悔晚。爸爸快点啊我到了多少还是定期运动一下的好,哪怕没事出门逛逛的顾岚买的相机是很专业的单反相机,镜头不是套机自带的变焦头,而是五十焦距的定焦头,正是拍摄人
  • 男主高冷学霸的小说H带肉九个装修工人日了我
    男主高冷学霸的小说H带肉九个装修工人日了我
    2021-10-14
    地方呢,就在国道边的村庄里。南宫弟弟,你家在哪啊?我送你回去。但石古却并不想将自己的地址告诉对方,只是大概说了一个地区,便将对方给糊弄了过去。叶琪却慢条斯理地出现在拉门的另一端,隔着门,对着李寻冬笑着说:你来了?男主高冷学霸的小说H带肉小看我吗!来杯招牌黑咖啡!我还没穷到咖啡都喝不起!来栖大河比了一
  • 女主妩媚撩男主男主禁欲美女嘴巴吐出白色液体
    女主妩媚撩男主男主禁欲美女嘴巴吐出白色液体
    2021-10-14
    这个小枕头是林易平时靠在床上看书的时候垫脑袋用的。事实上则是我想得太多了,不得不说,魔法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黑暗议会的善后工作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当我看到无比平整的路面后,简直难以相信昨天晚上这里被轰出过好几个大坑。我知道谭莺此时一定在看着我,但是我还是避开了她的目光,看向了窗外……可是现在,我也老了
  • 不知火舞与娜可露露污_第20章领队我是一条小溪
    不知火舞与娜可露露污_第20章领队我是一条小溪
    2021-10-14
    星揽的话让帝青听得唇角微弯,姬月梦听得脸色一黑。“你胡说什么,我都说了刚刚是误会!”姬月梦白了星揽一眼。“好好好,是误会是误会,”星揽笑嘻嘻的拧了把姬月梦的脸蛋,冲她捉狭的眨了眨眼睛。姬月梦扶额,这个星揽,到底是信了她的话还是没信呢?帝青拿着两个药瓶走到两人面前,白色的递给星揽,黑色的药瓶送到了姬月